精彩小说尽在笔趣阁777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玄幻小说 > 破天录 > 第938章 只言片语中心伤

破天录 第938章 只言片语中心伤

作者:唐川 玄幻小说 2019-12-22 00:35:30

  由于皇帝的宠信,大茶壶单独居住在神武宫的西南侧,分配有一处偏殿,名为安鹜殿,这里还没进去,便看见一层青雾缭绕笼罩,而且青雾流转,仿佛万千蛇蟒缭绕翻滚。

  在殿后有一道直直烟囱直冲天空,约有二三十米高,烟囱顶部一直源源不断的释放出这股青色的气雾。

  李乘风和柳素梅互相对视了一眼,几个人立刻屏住呼吸,运用真元护住肉身,柳素梅从袖口中取出一枚玉珠试探了一下后,发现玉珠没有变色后,她才微微摇头。

 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,往宫殿中而去。

  进入到这片青雾之中,众人便闻到浓重的药味,如同浸泡在一个巨大的药池之中,宫殿两旁到处堆积的都是如山的木箱,有的密封着被忙碌的太监推动着往里面送去,有的敞开着,被推着往外送出来,从掀开的盖子能够看到里面堆放着的是一堆堆冒着白气,显然是刚刚从药炉中运送下来的药渣。

  一名青衣童子此时迎了上来,对着李乘风一礼,道:“尊驾可是李乘风,李爵爷?”

  李乘风也是一礼,道:“不错,敢问阁下是?”

  这名青衣童子连忙摆手,道:“可不敢可不敢,阁主吩咐小子,李爵爷来了以后,便带李爵爷……”说着,他看了一眼李乘风身后等人,犹豫了一下。

  李乘风道:“这些都是陪同查案而来。”

  青衣童子只好道:“那几位请随小子来,这里机关众多,药草珍贵,请诸位不要乱走乱碰。”

  李乘风微微一笑,左顾右盼的打量着四周,一路跟随着青衣童子来到后殿,进入到这里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巨大的药池,这个药池被挖出一个巨大的深坑,四周由极为坚硬的花岗石堆砌而成,中间铸放着一个青铜制成的鼎炉。

  这个鼎炉极大,高足有四五米,形状如同一个放立的葫芦,底部十分宽大,坐在整个药池之中,陷入进去,低头隔着观察窗,可以看见里面翻滚的火苗在不断的翻滚着,而在中部则是中间药舱,能看到有一条滑道源源不断的将药材送入其中,在另外一边则有一条滑道将炼制用完的药材一堆一堆的运送出去。

  而在顶部则是一个约莫只有磨盘大小的顶部药舱,这里大约只有磨盘大小,看起来像是琉璃材质,略微透明,当中七彩流光正在流转酝酿,仿佛彩霞氤氲,煞是好看。

  大茶壶站在池边,他负着手,仰望着这座巨大的鼎炉,眼神中充满了神光,像是满含着希冀,他的嘴角微微翘着,原本一脸阴鸷的面孔此时也变得十分柔和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美好的事情。

  直到青衣童子来到他身边的时候,对他低声说了一句,他才回过神来,再转过身的时候,眼睛里面的神光与脸上挂着的温柔笑容已经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诡异的微笑和阴冷的目光,就仿佛一条微笑的毒蛇正在盯着他的对手。

  若是其他人见了,只怕此时多与他对视了一眼,就要被大茶壶的气势所压倒,毕竟这是深宫中第一权势宠臣,就算在太子和四皇子面前,他也敢毫不留情面。

  可李乘风是什么人,什么样的情形他没见过?

  这样的权势在他眼前只如浮云苍狗一般,风轻云淡,视若不见。

  大茶壶微笑着朝着李乘风一拱手,道:“见过李爵爷!”

  李乘风也微笑一礼,道:“郑祭台真是为了陛下龙体操心劳碌,尽职尽责,佩服佩服。”

  大茶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都是为陛下分忧解难,分内之事,不足挂齿。”

  李乘风抬头看了看这个鼎炉,问道:“这有什么说法?”

  大茶壶面露傲然之色,道:“此乃天地八方炉,汇聚天下精华,可炼天下之奇丹!”

  李乘风奇道:“不知郑祭台所学的丹鼎之术师从何门?”

  大茶壶淡然道:“家门所传。”

  李乘风追问道:“哪个家门?”

  大茶壶微笑道:“丹霞门,小门小派,只怕李爵爷未曾听过。”

  李乘风道:“惭愧,确实孤陋寡闻,第一次听闻。”说罢,他又道:“这炼制的是什么丹药?”

  大茶壶微微一笑,又流露出得意之色,道:“这炼制的是九死回天丹!”

  李乘风奇道:“哦?这是何等仙丹?”

  大茶壶道:“仙丹不敢说,但延年益寿,让人回春还童倒是可以的。”

  李乘风顿时动容,惊骇道:“这仙丹能让人返老还童?如此神奇?”

  大茶壶哈哈得意的笑道:“倒是没有那么神奇,只是浮夸之言,李真人身为修士,难道不明白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一种真正能让人返老还童的法术,以及能让人返老还童的仙丹吗?”

  李乘风笑道:“想来也是。只不过,郑祭台这样一年花费多少银两?”

  大茶壶奇怪的看了李乘风一眼,道:“李爵爷不是来问案的么?怎么管起户部跟礼部的事情来了?”

  来查案就好好查案,不要来打听这些事情,这是你李乘风该管的事情么?这只有户部和礼部才有资格过问!

  李乘风当然听出来这潜台词,他微微笑了笑,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既然是查案,自然什么都要过问一下,说不定不起眼处,便有蛛丝马迹。”

  大茶壶冷笑了下,他拍了拍手,一旁的青衣童子上前来,然后他对这名青衣童子都:“李爵爷想看看账本,去取来。”

  这名青衣童子扭头离去,李乘风又问道:“郑祭台是什么时候进宫的?”

  大茶壶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,不假思索的说道:“天启十三年秋进的宫。”

  李乘风道:“哦?为何而进宫?”

  大茶壶笑了起来:“学成文武艺,卖与帝王家!在下修习丹鼎之术一生,所图不就是荣华富贵么?”

  李乘风点了点头,道:“不过,郑祭台现在可谓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这大内之中,恩宠无两,可谓是荣华富贵到了极致!”

  大茶壶收起了笑容,对皇宫方向深深一拜,道:“皆乃陛下所赐,郑某不敢自得。”

  李乘风忽然问道:“敢问郑祭台今年贵庚?”

  大茶壶瞥了李乘风一眼,似乎不理解他为什么会问这么一个无聊而且容易得到答案的问题:“郑某今年四十有一。”

  李乘风点了点头,道:“正所谓,不孝有三无后为大。郑祭台既然已经荣华富贵在一身,又已然不惑,为何这十几年来一直未曾娶妻生子?”

  这个私人问题原本平常,但大茶壶瞬间脸色大变,他万万没有想到李乘风竟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!

  而这个问题,深深的击中了他内心深处最痛最伤的伤口!

  大茶壶瞬间捏紧了拳头,额头青筋都爆了起来,眼睛里面流露出极为可怕的目光,他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杀气立刻敏锐的被李乘风察觉到!

  李乘风也高度警惕起来,他上下打量着大茶壶,完全不能理解,这个在他看来只是一句唠家常的话,为何激得大茶壶有如此巨大的反应?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上一章|章节目录|下一章

最新章节X

设置X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